字:
关灯 护眼
首页 > 都市 > 我真不是明君! >第 1 章

第 1 章

作者:危火字数:4027更新:2024-07-09 08:20

第1章

皇宫。

居安殿。

这里是大周历代公主出嫁前居住的地方,只是本朝唯一的一位公主还没到年纪,跟着一位主位娘娘居住在后宫,居安殿就此空置了下来。

直到两年多前,这里住进来一位刚出生没有几天的小皇子。

此时正值寒冬。

居安殿正中的房屋里冷的可以结冰,只有一盆少的可怜的炭火。

一个瘦的猫一样的不满三岁的小孩,蔫哒哒趴在床边,就着小太监的手,一口一口喝着药。

“殿下,苦不苦?奴才这儿还有糖。”

太监叶小远从怀里掏出来的糖,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很是便宜,在现代更是被淘汰的产物,对他现在来说确实难得的好东西。

药苦的难以下咽。

曲渡边摇摇头,“喝完,再吃。”

叶小远眼睛又红了,“殿下,他们就是欺负人,如果不是您病的厉害,药是肯定不会送来的。”更别说这种糖。

曲渡边闷不吭声地喝完药,张口吃掉那颗糖,然后整个人缩进没多少热气的被窝,甜滋滋的味道在嘴巴里化开,他心里幽幽叹了口气。

现代语言发音和古代语言发音差别真是不小,就算他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和身体本能,还是不太习惯。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上辈子,因为一些原因,他进了一个很火的选秀节目,并且成功C位出道。

在选秀节目上他利用算计他的同期和收了钱用下三滥手段对付他的导师,顺势给自己营造出一个惨兮兮的小可怜的形象,他们的恨和粉丝的爱,给他铺就一条星光大道。

但结果就是,他粉丝自选秀节目开始,对他的滤镜就越来越厚,在他出道后也一度认为他被公司欺负压榨的快要猝死。

他越解释公司对他很好,粉丝越觉得他是被无良公司逼得厉害。

曲渡边:我是公司的摇钱树,公司如果苛待我等于把钱往外撒,我真的很好。

粉丝们:看,哥哥都被逼成什么样了,为这种公司说话,摇钱树干的活不是最多的吗?!哥哥别说了,我们都懂!

曲渡边:……好吧,你们随意。

眼见着就要成为圈里顶级流量,他后来的粉丝在前辈们的洗脑下,也觉得他是百年难遇的小可怜,随着他越来越火,通告越来越多,这种‘我们哥哥被欺负的好惨’的滤镜就越来越厚。

终于有一天,在曲渡边满脸懵的状态下,一群喊着:“哥哥只有我们了!”的年轻男女直接冲到了公司楼下。

他当初在选秀节目上是真的爱演,但也真的宠粉。

他不因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心虚,出道后也从不亏待任何一份真心的喜爱,爱的人很爱他,恨的人很恨他。

那天,他十分耐心地安抚完为他无比悲愤的粉丝,坐车奔赴工作地点的时候,极端黑粉开着卡车冲着他撞了上去。

年方十九,英年早

逝。()

再睁眼就变成了这个跟他同名同姓,爹不疼娘早死的小皇子,还绑定了个叫[疾病模拟器]的东西。

?本作者危火提醒您最全的《我真不是明君!》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唉。

曲渡边唏嘘无比,也不知道他死后他那些刚被他劝回去的粉丝会不会发疯,公司那边能不能压得住。

惆怅了一会儿,他也就接受了现实,研究了下脑中的模拟器。

简单摸索了片刻,他发现这个模拟器似乎没有智能系统的存在,只会回答一些简单的基础问题。

模拟器的页面简陋至极,一共有三大栏:

【增加寿命方式:

1.每日练武打卡+寿命1天,打卡十五天,抽奖一次

2.每提交一篇合格的疾病体悟,寿命+90天

3.每增加一位对宿主好感度超过60的无血缘关系人类,寿命+1年】

【剩余寿命:3天】

【模拟器背包:空】

曲渡边看着剩余寿命3天这几个字欲哭无泪,穿越就穿越吧,为什么寿命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点!

没办法,为了活着,他只能接着去看那三种增寿方式。

用意念点进去之后,里面有大体的介绍。

比如第一种练武打卡,他可以打卡的项目目前只有太极拳。

太极拳他只见公园大爷大妈打过,眼熟,自己上手的时候就抓瞎。第三种那个好感度的更别说,让别人对他的好感度达到60,那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所以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第二种上,。

【提交疾病体悟】

状态:已提交0篇

目前可模拟疾病:发热[一级、二级、三级]

注:

1.模拟时长可自定义,不得少于24小时。

2.提交百分百真实值感受的疾病体悟,每一篇寿命+90天,真实值低于百分百,会根据百分比折扣相应寿命值。

意思就是说,他要在模拟生病的状态下写生病的感觉,最少体验一天。

生病的真实感可以调节,但如果真实值调低,获得的寿命值也会减少。

比如真实值调到百分之八十,难受程度会轻一点,最后的寿命值就是90乘0.8=72天。

曲渡边谨慎选了【发热·一级】,时长设置了最短的一天,模拟真实度百分百。

上辈子看惯了浮华又早死,他现在只对好好活着有执念,受点罪就受点罪吧。

结果那狗屁倒灶的疾病体悟不是在脑子里写,而是要手写,还必须得是大周朝文字,明明模拟器上的字都是他认识的汉字!

但是——

居安殿这鬼地方连饭都不够吃,更别说有笔墨纸砚!

所以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早说明,而是非要他身体开始发热了才弹出这么一条提醒?

心里怒骂了两句后,他又赖唧唧的趴了下来。

这居安殿里冷清的连老鼠都嫌弃,唯一一

()个肯照顾小皇子的,只有那名叫叶小远的太监。

叶小远约莫十五六岁,曾经受过小皇子母妃的恩惠,是个念恩的,要不是他,小皇子连两岁都活不到,更别说撑到他穿来。

叶小远很细心,几乎是他刚烧起没多久就发现了异状。

在宫里,年幼的孩子发热夭折的几率不低,他抖着手用厚厚的被子把曲渡边裹起来,脸色煞白的跑出去求药。

折腾了小半天,把药喂下去还是不放心,一直在这守着。

而曲渡边知道写不了体悟后,就把模拟真实度调整到了零,因此虽然身上发烫发虚,他本人却没任何不适的感觉。

哦,除了很困,主要是这具幼崽身体实在是太虚。

【发热·一级】的模拟倒计时剩余时间还有18小时36分钟,幼小孱弱的身躯让他这段时间很难再做什么。

曲渡边咬着嘴里的糖祛除嘴巴的苦味儿,眼神迷离地盯着帐顶,心想,为什么这模拟器没有放电视剧的功能。

这在一边守着的叶小远看来,跟烧懵了似的,他轻轻上前,跟往常一样拍拍被子,柔声细语的:“小殿下困了,睡吧,要不要奴才给您唱歌?”

曲渡边有气无力:“叶伴伴,中午吃什么……”

叶小远:“不知道呢,奴才等会去大膳房瞧瞧,小殿下是饿了吗。”

“有一点,”在这身体有限的记忆里,他从来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对比饿肚子,他更关心自己的小命。

再不想办法,两天后寿命耗尽,还是要完蛋。

于是叶小远就听见他家小殿下喃喃说了句:“出去的时候,去问一问,有没有会太极拳的宫女太监。”

叶小远愣了一下,觉得小殿下脑子都烧的开始说胡话了,忧心忡忡哄道:“好。”

然后便一直守到曲渡边进入睡眠。

-

叶小远低着头,裹紧破旧的太监服抵御寒风,步履匆匆地朝着大膳房走去。

居安殿里大膳房也很远。

本来皇子公主若是不住在后妃处,那么一日三餐都是要大膳房派人送来的,但是在宫里,这些本应该的事情,一旦失了势再开口去要求,就变成了‘不识好歹’。

大膳房是负责烹饪各宫主子膳食的地方,皇帝的吃食另有御膳房负责。

现在正是各宫来这里领午膳的时候,叶小远来得早,分膳的福公公挑着眼睛,吊着嗓子尖声说:“呦,来这么早,平常可没见你这么勤快。”

叶小远弯腰赔笑:“福公公说的哪里话,平个儿哪会来这么早,不都是等各宫主子都领走了小的才来的吗,但是小殿下病得厉害,小的想着来早点,叫殿下吃点热乎的。”

“病了?”

叶小远:“大概是天冷,冻着了。”

福公公自然知道居安殿住着的那个小皇子,这宫里不管是后妃还是皇子公主,没了帝王恩宠,都不会太好过。

“也是难为你了,不过这或许是件好

事,宫里孩子难活,要是……你也能从哪里解脱不是?”他说的隐晦,“以后不管去哪里,都比在居安殿好。”

叶小远:“多谢公公提点,我就没有您的眼界,不过我们做奴才的,不都是身不由己的吗。”

福公公被捧了一句,心情不错,对叶小远说的后半句也很是共情,难得没有为难他。

“得了,我待会儿也该忙了,你去把今日的晚膳领走,顺便拿一块甜糕便罢。”

叶小远感激不已,好听的话一句接一句。

等把食物和来之不易的甜糕稳妥装进食盒,离开大膳房,走了好远,拐了个弯,在没人的地方,他脸色忽的一变。

转身扭头,讨好卑微的笑完全不见了,神色无比冰冷,朝着大膳房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贱皮子,你死了小殿下都不会死,小殿下福泽庇佑,长命百岁!”

他犹自不解气,又吐了一口,结果不下心被冷风呛着,咳了个昏天黑地,暗道一声晦气,才护着食盒继续往回走。

冷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在拐角处的时候,叶小远冷不丁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还不等他叫出声来,一只冰冰凉凉的手死死攥住了他的脚腕,“救我……”

叶小远身上的白毛汗都竖起来了,他僵硬着身体低头一看。

原来只是个快死的小太监。

他猛松了口气,还以为是闹鬼了。

每到冬天,宫里都有冻死的小宫女小太监,这不是稀奇事。叶小远挣脱开,低声念叨:“我救不了你,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走出来几步,脑中莫名想起小殿下的嘱托,他没忍住回头看了眼,犹豫着走了回去,“你会太极拳吗?”

“会……我会。”

那小太监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求生欲极强地微微抬起头,黑漆漆的眼睛宛如燃着火。

叶小远叫这眼神瞧的一愣。

“行吧,算你运气好。”

他把食盒挎在胳膊上,腾出两只手拽住地上小太监的领子,用力一拉。

叶小远也才十几岁,身材清瘦,背不动人,只能强自薅着小太监的领子在地面拖着走,累得气喘吁吁,像在拖尸体。

“你最终能不能活,还要看殿下的意思,我只能先带你过去。”

小太监吊着一口气,勉强保持着清醒,好几次都快晕过去,他把舌头都快咬烂了,一边吞咽自己的血,一边用疼痛保持清醒。

他不想死。

小太监努力呼吸,缓解衣领被拖拽产生的窒息感。希望这个公公嘴里的小殿下的住处近一些,不然他可能真的要死路上了。

好不容易到了居安殿。

叶小远把捡来的小太监往挡风的角落一扔,赶紧拎着食盒进了屋。

对他而言,这捡来的快死的奴才,还不如小殿下的一顿饭重要。

小太监咳了几声,慢慢把自己缩了起来,小心翼翼用袖子擦干净脸上的污泥,怕脏了贵人眼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Copyright © 2019-2022